互联网   /   56

“今天,你团了吗?”这句话已成为时下的一句流行语,自从今年1月诞生首家团购网站开始,短短几个月便发展成“千团大战”,极低的折扣引不少年轻人“我为团狂”。但是,无数大小团购网站良莠不齐,使得团购飞快繁荣的同时,也伴生出越来越多的问 题。业内人士估计,团购网站诸侯割据、乱象丛生的时代也许不会持续太久,团购行业或在半年内洗牌。

团购企业数量8个月翻八倍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中国首家团购网站诞生开始,截至8月底,国内 初具规模的网络团购企业数量已达1215家,数量较1月翻了八倍。仅今年9月份,京沪穗深四个城市,团购成交人数达181万人,交易总额就超过1.1亿 元。特别是办团购网像“摆地摊一样简单”,只需一台服务器、三五个人、几万块钱就能搞定。

“0”折引发团购潮

市民张小姐最近吃了餐很“抵”的饭,她请上老公和公公、婆婆在一家日本菜馆吃四人火锅料理,原价639元,团购价才129元,打了2.02折。

张小姐只是众多“团购达人”中的一个,目前团购已经在年轻白领中刮起一阵旋风,团购物品小至一餐饭,大至汽车、房子。记者在广州团购网站大全上看到,团购折扣大多徘徊在2~3折,也有的低至0.1折,更有些达到了0折。

团购“抵”只因商家网站都“烧钱”

记者了解到,不少打出贴地折扣的商家和网站,都处在宣传拓展的阶段,完全是在“烧钱”。广州某知名团购网站运营总监潘文伟告诉记者,一些折扣达到零点几,甚至为0,往往是商家和团购网在为提升知名度打开局面。“这个行业目前还处在 ‘烧钱 ’的阶段。”

问题一:货不对板

吃完还要回家煮面

市民王小姐最近团购了晚餐,结果发现菜的分量大打折扣,“虽说是两人份,但我和老公只吃了七成饱,回家还要煮面吃。”

问题二:限制太多 错过生日宴

李女士团购了烛光晚餐为丈夫庆生,订后才发现,要提前两天预订,错过了丈夫的生日。“如果有心做推广的话,就不应该制造门槛。”李女士说。市民黄小姐也团购过几次晚餐,但餐厅位置比较偏远,“感觉很不方便。”

问题三:虚假折扣 价格比平时还贵

阿莹最近看中一个团购电发服务,宣传是原价一千多,折后是两三百,她了解后发现该服务原价也就两三百。此外,有的产品以低价吸引消费者,但消费时却要绑定额外消费。

问题四:团购客感觉遭歧视

很多餐饮团的团友都感觉上菜要特别久,王小姐等上菜就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据相关报告显示,受访用户表示:“团购的朋友经常会受到歧视,或者得到较劣质的服务。”

问题五:虚报人数造紧俏假象

团购网页中最醒目的莫过于不断变化的反映着参加团购人数的数字,但有时这些数字可能是团购网站“刷”出来的。

问题六:退款有点难

用户需要退款时,多数网站的退款条件都相对苛刻,而一般遇到的质量问题或体验不快,都不在退款之列。

问题七:团购成瘾变“团奴”

“团购的初衷是想省钱,但是看到什么都便宜,冲动之下就花了很多冤枉钱。”不久前刚迷上团购的张小姐抱怨道。团购逐渐催生了一批“团奴”,不断进行透支消费。

明年年中或将洗牌

“团购就像所有电子商务一样,乱象丛生后,必将经过一个洗牌的过程,有实力者生存下来,小规 模的、非正规的、没有实力的网站,将被淘汰。”作为广州最早的团购网站之一的负责人,潘文伟经常和广州几家团购网站的CEO聚会,“大家基本取得了共识, 这轮洗牌不会太远,大概就在明年年中。”

潘文伟说,像广州这样规模的城市,洗牌后大约只有20家综合性的大型团购网站留存,其他规模较小的网站,要么被淘汰,要么变成类似社区网,精准地服务很少一部分人群。

网络发现者(aiwei.us)是梁道科技旗下以企业建站,微信开发,视觉设计为主要服务项目的互联网品牌。

我们为企业提供各类互联网平台项目的咨询顾问服务。依靠丰富的互联网实践经验,我们为企业从项目可行性分析,执行策略及方案等方方面面提供合理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