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67

数字化美国大选

网络已经占据人们生活的相当一部分,因为如此,美国总统候选人可以针对不同选民发布更有针对性的信息。

如果你住在俄亥俄州,喜欢在Twitter上谈论你的教堂?共和党人可能想要和你谈一谈。如果你住在加州,将自己和丰田电动车的照片放到网上?巴拉克·奥巴马可能希望你帮他设立一个筹款网页。

2012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可能将是历史上数据最密集的一次大选。原因?我们分享的个人信息越来越多,包括我们的兴趣、社会关系、网上行为。精明的政治候选人可以根据这些信息判断我们的投票趋势、更有针对性地选择目标、选择以何种方式和我们沟通。

2008年,奥巴马的竞选团队首次利用网络志愿者,不仅用于宣传,还用于跟踪各类选民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他们根据选区建立电脑模式,帮助决定在最后一刻把钱和志愿者投到哪里才能发挥最大效果。

2012年,更多候选人可能采用这种数据辅助的决策模式。竞选战略师很早就将选民登记数据和消费者数据库及民调信息集合,用以建立选民档案,其中包 含上千个变量,比如某人的房屋大小、阅读什么杂志,等等。现在,这些信息可以和T w itter和博客所传达的时下政治情绪结合进行综合分析。

个体选民的兴趣爱好、政治主张等详细信息还可帮助竞选团队设计更有针对性的宣传信息。曾在Twitter中谈论对科幻剧集《银河战星》的热爱?如果在网络政治广告或是赞助商链接中看到的政治信息讲述了候选人对科学或太空探索的立场,不要感到惊讶。

人们将如何看待这种个性化的选战还有待验证。厌恶或喜欢都有可能。但现实是,约一半美国人拥有Facebook账户,选民们将不得不习惯政客们用各种方式利用他们的个人信息。将庞大的网络信息和复杂的预测软件相结合,2012年可能目睹终极政治机器的崛起。

隐私价值千亿

如果传闻可信,我们的个人信息的价值达到1000亿。社交网站Facebook计划在2012年首次公开募股,据预测募集的资金可能达到1000亿。这一切都得感谢Facebook的普通用户。

根据这个估价,F acebook的8亿多用户每人价值约125美元。但是,凭什么Facebook可以靠将你的个人信息卖给广告商赚钱?你是否也能从中获利?不幸的是,答 案是否定的。你的信息只有在属于某个群体的时候才值钱。了解你一个人喜欢番茄酱胜过芥末酱对于一家公司毫无价值,但如果将数百万人的同类信息收集起来,对 于麦当劳可能就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

当然,如果决定自己出售个人信息你还需要知道它的价值。一种方法是反过来考虑如果隐私泄露会导致什么危害,如果危害程度越大,则隐私越具有价值。

隐私泄露的危害可能包括接到更多讨厌的市场调查电话、被拒绝购买健康保险、或只是被朋友轻视。但是,社交网站并不会公开宣传说它在出售你的信息。只要Facebook用户们继续免费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我们将永远无法将个人详细信息的真正价值兑换成钞票。

主导世界的网络

按照现在的趋势,在2012年某个时候,Facebook的活跃用户可能超过10亿。通过研究这些人之间的联系,我们可以得知这个庞大网络是如何带来社会变革的。

任何复杂的系统都一样:从全球经济到人脑,关键在于理解连接。要认识我们生活的世界,则需要了解网络理论。感谢复杂系统提供的海量数据和超级计算机 的强大运算能力,网络分析这个新的研究领域备受关注。一种观点认为生物网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抗干扰。当干扰达到一定程度,系统就会发生扭曲———这时人 就会生病。除了人脑连接组项目,对蛋白质(构成人体细胞的分子机制)连接的研究也将产生海量数据。

由于人类活动创造的网络并非自然选择产生,如果受到干扰则可能崩溃。因此,网络理论家们正忙着研究大公司之间的联系。“太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 fail)这一概念只是部分正确:从网络理论的角度看,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关联太广而不能倒”(too connected to fail)。

社交网络和这些有什么关系?Facebook想要通过一些程序(算法)帮助它识别哪些关系是最强大的,从而提供更个性化的服务。用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话说就是———这很复杂,但我们有更好的连接。

网络发现者(aiwei.us)是梁道科技旗下以企业建站,微信开发,视觉设计为主要服务项目的互联网品牌。

我们为企业提供各类互联网平台项目的咨询顾问服务。依靠丰富的互联网实践经验,我们为企业从项目可行性分析,执行策略及方案等方方面面提供合理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