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73

陈天桥何时走出他的果壳呢?

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盛大如何站稳其脚跟依然任重而道远。

无论是血雨腥风的酷6裁员事件,还是上不了市的盛大文学,陈天桥面前的每条路似乎都充满着荆棘,刮骨疗伤的阵痛都在所难免。在网游行业增长乏力的当下,陈天桥又宣布进军电子商务行业。风波犹在,不禁让人们开始了对盛大棋局的疑惑和反思。

2011年,盛大已走过12年发展,而盛大的战略版图和陈天桥的战略逻辑依然是一个不可知的谜。陈天桥希望的是在建造一个独特的盛大的同时,还要让战略执行自然而然地前进。

他是在自说自话,还是一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陈天桥的未来也许未必有想象得那么美好。他的宏大格局观让过往的对手望而却步,隐形的敌人防不胜防,可 这依然无法阻挡盛大及陈天桥前进的步伐。他就像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的台词:“我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

问题就在于,陈天桥何时走出他的果壳?

看似出人意料,但一切又在情理之中。2011年11月22日,盛大网络宣布与两公司达成私有化交易协议,陈天桥家族将以每股ADS41.35美元的价格收购盛大全部剩余股票。如果股东会议投票通过该交易,盛大网络将在2012年第一季度末之前完成交割后退市。

如果陈天桥此举成功,就意味着盛大将从一家上市公司变回私人公司,而且是中国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第一家私有化的主流公司。但陈天桥这次提出的私有化收购,并不涉及盛大的控制权变化。那么,陈天桥为什么要将盛大私有化?

看看盛大网络这两年在股市的表现,就不难理解了。盛大于2004年5月14日以11美元发行价登陆纳斯达克,股价于2009年触及最高点62美元。 此后运营利润逐季度下降,到今年第二季度,其运营利润仅为1280万美元(在2009年第四季度最高峰时为8190万美元),运营利润率仅为5%。盛大整 体净利大幅下滑被认为主要是受酷6、盛大文学亏损拖累。此时的陈天桥不得不对酷6的战略方向和广告模式进行调整,从而造成今年轰动一时的酷6裁员风波。

股价长期低迷,估值不理想,盛大的业绩已经逼近亏损的边缘,可想而知,每一季财报后陈天桥恐怕都不会好过。

有评论家称,趁着股价低迷之际,出手回购股份以完成私有化,或许是个明智之举。然而,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盛大如何站稳其脚跟依然任重而道远。事实 上,虽然曾经贵为中国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但如今的盛大与腾讯、阿里巴巴(微博)、百度的差距越来越大,在很多人看来早已经不在第一集团之列。今年3 月份,陈天桥自称为美国的“孤儿股”,希望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并多次在二级市场上回购股份,这些年陈天桥的一举一动跟阿里巴巴的马云(微博)、腾讯的马化腾动辄掀起的巨浪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波纹。一位向来立足于网游、文学、视频等行业的“娱乐帝”,突然杀向了完全陌生的电子商务领域,推出品聚电子商务平台,盛大投资电子商务的行为被外界质疑属于“玩票”性质。

即便如此,再微不足道的波纹,亦有着起伏伏的故事。这个曾经的中国首富,互联网里的战略派、野心家,是中国互联网界甚至是企业家群体中少有的真正赌 徒。任何一个决策都有赌博的成份,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方向一定能成功。陈天桥亦如此。他理智孤僻,喜大赌大赢,即使运气不好,亦永远会给自己留下翻本的机 会。

在盛大的发展历程中,陈天桥有两个赌注:一个是对行业发展方向的赌注,一个是对盛大战略的赌注。

强势购买新浪二级市场的股票后被逼退、再到后来“盒子计划”的不理想、最后并购酷6而发生的裁员事件,胆识俱佳的陈天桥偏执地追逐“互动娱乐”的梦 想,并一直执着地认为他对“网络迪士尼”的向往是可以被大部分人支持认同的。然而,目前盛大情况不断,陈天桥是否也在考虑迪士尼并没有无限空间,而应该在 棋局博弈中,仔细思考盛大的战略发展。

更重要的是,陈天桥对产业链的布局向来有全盘的考虑。很显然,他一直都不满足于仅仅靠游戏赚钱,纵观盛大的业务链,横跨文学、音乐、游戏、旅游、影视与视频几大领域,他追求的是打通产业链,勾画迪士尼这幅大图。

陈天桥模仿迪士尼的策略是超前的,在他的棋局里,多个领域同时出击撒满棋盘,看似宏大和齐全,可问题是,这其中却未能有一环是其拿得出手的得意之 作。受酷6巨额亏损拖累,游戏业务的霸主优势不再,新业务如LBS产品“切客”、轻博客“推他”、短信产品“有你”仍处于培育期,盛大网络业绩不断下降。 一旦对新业务的投资加大,盛大网络将很快进入亏损状态。

未来,如何整合盛大所有的资源将是其战略重点,也考验着陈天桥调度和整合全局的能力。

网络发现者(aiwei.us)是梁道科技旗下以企业建站,微信开发,视觉设计为主要服务项目的互联网品牌。

我们为企业提供各类互联网平台项目的咨询顾问服务。依靠丰富的互联网实践经验,我们为企业从项目可行性分析,执行策略及方案等方方面面提供合理化建议。